带动智慧城市产业跨越式升级,为什么是后发先至的平安智慧城市?

很多读者都知道,一段时间以来我走访了国内大量的企业园区,了解产业互联网最新发展状况,做了很多原创选题(www.qmqn.com.cn)。

在走访的过程中,我深刻的感受到近年来处于互联网风口之巅的“智慧城市”,已经由昔日的理念畅想,开始加速的在各地落地应用。

我见证了能够远程控制的5G无人挖掘机下线,可以代替人力去危险的环境作业;我看到了自动控制的交通信号灯,能够感应车流和人流进行智能空间,极大的优化了路网压力;不少医院,采购了智能机器人,执行递送化验单、药物等工作,保障了疫情期间的无接触操作要求;各地政府部门纷纷开启智慧政务系统,诸多民生服务实现在线办理......

在国内主要的几家智慧服务提供商中,最让我感兴趣的还是平安智慧城市。之所以平安智慧城市感兴趣,倒不是因为其“短短三年,排名持续上升,成为行业领导者”,也不是因为它“立足国家和产业需求,开展各项业务”,甚至也不是因为“平安智慧城市正在和平安体系的各项服务产生协作效应”。

那是什么原因呢?简单来说,就是两个字“落地”。我关注这个行业多年,深知智慧城市的产业发展最怕的不是缺钱、缺人、缺技术,而是好高骛远、只谈概念不讲落地。平安智慧城市,到了今天已经在包括智慧政务、智慧生活、智慧医疗、智慧交通等在内的多个领域进行了落地实践,贡献了一大批的经典案例。

今年疫情期间,平安智慧城市的这些业务在初期助力了抗疫防疫,在后期又助力了复工复产,得以被更广阔的业界所关注,进入更多人的视野。

 顶层设计引领 智慧城市建设阶段性稳步推进

近期,亿欧智库发布了《2020中国智慧城市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所有副省级以上城市,95%以上地级市,50%以上县级市均提出建设智慧城市。

这些数据都在说明,我国的智慧城市建设正在引流全球。

Why?智慧城市的概念是美国首先提出,但为什么在中国建设、应用的更好。在我看来主要原因就在于政府、政策顶层设计+领先企业平台构建+各方共举生态落地。

我们有必要整理下智慧城市在中国的发展历程,我认为分这么几个阶段。

早在1999年,我国就启动了传感网的研究和开发。2009年,我国在《让科技引领中国可持续发展》文件中,就提到要着力突破传感网、物联网关键技术,及早部署后IP时代相关技术研发,使信息网络产业成为推动产业升级、迈向信息社会的“发动机”。

2010年,更是将智慧城市的靶心“物联网”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通过顶层设计,为万物互联的智慧城市到来做过畅想和展望。这个时候主要是提出概念,并且论证可实行的诸多方案。

2012年随着《国家智慧城市试点暂行管理办法》的发布开始,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大幕正式拉开。此后智慧城市无论从顶层设计还是产业布局层面,都进入了高效发展的新阶段,一大批的应用和服务纷纷落地。

到了2017年的时候,根据各地的“十三五”规划和《政府工作报告》来看,我国启动智慧城市建设和在建智慧城市的城市数量超过500个,国内包括三大运营商和主流的科技企业纷纷加码布局智慧城市,而我们上文提到的中国平安也是在这一年成立了智慧城市事业部。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随着顶层设计和市场机制的不断完善,我国的智慧城市产业正在朝着平台型、开放型、集约型层面发展,各方参与共建的大智慧城市时代正在来临。据“前瞻产业研究院”预测,到2022年,我国智慧城市市场规模将达到25万亿元,一个全新的科技产业盛宴即将呈现在我们眼前。

数字新基建成行业共识 开启智慧城市高效发展局面

2020年以来,数字新基建成为各方共识,各大科技巨头纷纷发力数字新基建,而智慧城市也搭乘数字新基建的东风,开启了高效发展的新局面。

腾讯宣布未来五年将投入5000亿,用于新基建的进一步布局;阿里成立城市大脑联盟,已有三十余座城市引入城市大脑,包括杭州、北京、上海、郑州、海口等;百度Apollo联合金龙推首款L4级自动驾驶中巴,旗下的无人驾驶家族已经在多城市测试运营;华为提出“城市智能生命体”,提供智慧城市项目解决方案......

而我们上文提到的平安智慧城市,更是在2020年动作不断,尤其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平安智慧城市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手段,积极研发并上线多项防疫系统,加快新技术在医疗、政务、交通等领域的应用,一手助力疫情防控,一手助力复工复产。

公开的消息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平安智慧城市累计服务118个城市、60万家企业,其构建的“1+N+1”智慧城市平台体系正在不断的在多领域创作价值。这些成绩也都在表明,平安的数字新基建取得了先发优势,后续将带给行业新的惊喜。

不难看出,2020年是智慧城市建设、发展、应用的关键之年,而突如其来的疫情也从一个侧面倒逼了包括大数据、无接触服务、远程办公、智慧医疗等等服务的落地。

在这一年,远在广西的员工,通过“知鸟智能陪练”,迅速提升服务技能;在这一年,腾讯会议和钉钉让广大的学生在假期实现“听课不停学”;这一年,各地开展电子政务,实现了从“最多跑一次”到“一次都不用跑”。

这些落地的应用实践,让智慧城市相关产业“危”中取“机”,取得了更快速的发展。

后发先至步入第一梯队 行业创变者为什么是平安?

一切的态势都在表明,谁能在智慧城市产业浪潮发展的过程中积极的推进各行业的落地应用,谁就能得到行业和市场最广泛的认可,谁就能成为行业的引领者。

过去几年来,平安智慧城市携手深圳市,开展了包括智慧生活、智慧交通、智慧医疗、智慧政务等在内的全景智慧城市服务。有刚刚来深圳的网友,通过i深圳完成了公积金的高效预约提取,有创业者通过这个APP查询企业运营服务所需,还有网友足不出户申领驾驶证......这些服务的落地,得以使深圳成为了我国智慧城市建设的一张亮眼名片,并且在全国推广深圳模式。

今年疫情期间,平安智慧城市体系下的各板块齐齐发力,推出远程问诊系统和临床辅助诊治系统、新冠肺炎智能阅片系统、疫情防控交通一体化系统等服务,为抗疫复工发挥积极作用,赢得社会各界认可。

我们都知道,平安集团2017年才成立智慧城市事业部,大举进军智慧城市产业。相比TOP榜单里动辄10年、10年历史的企业,平安智慧城市还很年轻。那这个年轻的平安智慧城市,凭何后发先至步入第一梯队,并且带动行业不断创新突破。

在我看来,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厚积薄发,技术赋能。

平安智慧城市看起来是新业务,其实有历史积累。平安从2008年就开始在科技领域大布局,在平安有科技从业人员近11万名,研发人员3.5万名,2600名科学家;设立了8大研究院、57个实验室,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顶尖高校和研究机构开展深入合作并产出科研成果。有了过去十多年这些技术的积淀,平安才能在人工智能、大数据、金融大资产和大健康医疗有所大突破,才能以这些突破为依托,开展智慧城市。

如果你们无法理解这一点,我举个例子。就好比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里的张无忌一样,他学习乾坤大挪移,学一天比杨逍和阳顶天学一年的成绩都高。为什么?是因为张无忌底子好,有九阳神功等功法的积累,学习新业务自然比他人更快。

上文提到的平安和深圳合作推出的i深圳,拥有强大的智能AI技术,就离不开平安前期技术的积累。比如你要查询天气和交通线路,“深小i”就能自动理解你的语义,进行智能分析,给出答案和办事建议。简单的查询和解疑背后,是AI系统后端对无数机构、系统的链接,只是我们无法感知罢了。

前期的技术积累往往看不见摸不着,但一旦遇到非常时期,就能发挥出非常价值。今年平安智慧城市的体系中,智慧医疗在疫情期间的表现格外引人注目。这其实就因为平安后端有医疗相关的技术和数据储备,才能短期内就发挥大价值。

我们以医疗知识图谱为例,平安不是等疫情来了之后才准备相关体系,而是早前就基于海量就诊数据、几千万的医学文献和权威临床指南来进行构建和完善,早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开始运转并且发挥作用。等到疫情爆发之后,平安的这套系统就可以即时发挥作用,辅助市民进行疫情自查并指导就诊,帮助基层医生及时获得新冠肺炎疑似病例提示及诊疗建议。

第二:多元业务,相互赋能。

很多智慧城市服务商,由于业务的定位原因,往往只注重智慧城市的某一个板块。比如百度侧重无人驾驶,阿里侧重城市大脑,海康威视侧重城市安防监控。

而平安智慧城市是1+N+1全面解决方案,基本上涵盖了民生、社会、政务等各大领域的应用场景。

这些业务和平安固有的主营业务相互独立,又可以相互赋能、协作,发挥1+1大于2的价值。这个该怎么理解呢?

以平安智慧交通为例,疫情期间上线“疫情防控平安出行一体化平台”,青岛市应用后,有效提升了青岛汽车总站、青岛汽车东站、青岛城阳市民中心等场景的出行效率,优化了城市交通运营效率,同时兼顾了疫情防控。

这项服务对于市民来说大大提升了出行、复工、办事效率,他们虽然没有感知到背后的技术和体系,但实际上联动起来了平安智慧城市已有的诸多核心技术,比如AI+大数据分析、图像识别、深度学习等,这些技术和当地的交通、政务系统有效连接,进而实现了我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些黑科技功能,比如高精度体温检测,密切接触人员追踪等功能,将这些效果可视化的呈现给当地的管理者,做到了疫情防控和复工出行的统筹兼顾。

9月14日,由平安智慧城市打造的“入深车辆登记申报系统”获得中欧绿色智慧城市数字化抗疫优秀案例,该系统也是类似的技术和理念应用的成果,这套系统通过在52个市际道路联合检疫点的落地应用,缓解检疫流程造成的交通拥堵。最终这项系统累计登记、核查返深车辆超过400万辆,保障700万市民安全回家。

第三:产业高度,社会价值。

平安智慧城市不是一个简单的商业业务单元,而是一个融合社会需求甚至国家利益的全新生态价值体。

它的企业利益和社会价值融合,所做的业务均是与社会民生息息相关、与平安主业紧密结合的服务领域。

还是以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为例,疫情爆发后,平安智慧城市并没有想的是尽快的赚取商业利益,而是积极响应国家和各级政府号召,以“优政、兴业、惠民”的目标,为社会企业、医疗机构等部门提供了一系列的服务。比如平安智慧医疗协助中国传媒大学上线了一个“防疫E站”的服务,为学生提供疫情发展实时数据、防护问答、科普知识、行程查疫、风险自查及在线问诊等功能,就是一种偏社会化、公益化的服务。

写在最后:综上所述,看似“这两年”才布局智慧城市的平安,其实背后有太多的历史积累,这些理解既有技术层面的,也有业务层面的。这些积累形成了有机的整体,并裂变出了一些列创新的实践应用,一方面提升平安科技金融体系的护城河,一方面又给行业贡献了很多可供参考和借鉴的案例,带动行业一道智慧发展。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数字新基建成为我国战略国策的新时代,平安秉承“服务国家”“服务实体”“服务大众”的目标理念,站在更高的视野来推进工作,让智慧之光惠及大众,全民共享。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主营产品:罗茨风机,回转风机,隔音罩,空气悬浮风机,多级离心风机,单级高速离心风机